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题活动  > 专题活动

永远做一名合格党员——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、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电机专业1987届校友郦云平

发布日期:2016-07-01  作者:  编辑:jxm  访问量:302

郦云平,民航华东地区空管局浙江分局云和导航台台长,2016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获得者。

从杭州驾车行驶5个多小时,在云和城北凤凰山湾,记者见到了郦云平。

他穿着一件运动夹克,皮肤黝黑,头戴一顶太阳帽,走起路来一跛一跛地。看见记者疑问的眼神,他似乎漫不经心地解释说:脚是去年不小心摔断了,现在留下了后遗症。化疗后头发一直长不出来,就戴顶帽子遮一遮……

“我志愿申请去贫困山区工作”

198775日,在《浙江日报》头版刊发了一则新闻:《浙大七十二位应届毕业生志愿到新疆等艰苦地区工作》。这批浙大学生中就有郦云平。

“我志愿申请去浙江丽水贫困山区云和县工作,这是我经过长时间思考的决定,并不是一时冲动。”这是30年前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电机专业1987届毕业生郦云平临近毕业时说的话。当时的郦云平年仅21岁,正是人生美好青春绽放的年纪。上世纪80年代的名校毕业生更是天之骄子,出国继续深造,或者留在大城市工作都是人生的选择。可是郦云平却放弃了选择大城市优越的生活环境的权利,带着报效祖国的满腔热情坚定地来到了浙江贫困山区。

 

3个人两个台

轮船在茫茫大海上航行,靠的是航标指引方向,那盏永不熄灭的灯塔,用以引导船舶航行或指示危险区。

同样,飞机在蓝天飞翔,也需要“空中灯塔”的指引,需要地面的精确导航。

因技术要求,导航台需架设在电磁干扰少的相对高地,于是,远离居民区、独立、高山成了首选。

浙江空管分局所属的4个独立导航台站,分布在浙江省内东南西北4个方位,一般说起来就是:南云和、西桐庐、北南浔、东嵊州。 云和台站,承担着中国民航A470H17等航路导航任务。每天,上百架次的航班正是通过云和导航台的精准定位,准确地沿航路安全飞行。

建台之初,由于地处浙西南山区的云和县缺乏专业人才,很多工作进度缓慢。1996年,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专业、已经在贫困山区工作了10年的郦云平,被调往云和导航台工作,这一干就是20年。

除了郦云平,台站还有另两位职工——陈多多、官少华,3个人负责新旧两个导航台的运行管理。

郦云平说,两个导航台相距5公里,台站虽小但事情不少,且责任重大。老台为飞机提供无方向信标,新台为飞机提供有方向信标,台站的正常运行直接关系到空中航班的飞行安全。

“绝不能让导航信号中断”

郦云平形容自己的工作是“平静的海面下随时都有惊涛骇浪”。

风凰山湾青峰顶,海拔324米,这里是云和DVOR/DME导航台架设地。直径40米的巨大钢架圆盘是发射天线反射网,几十根发射天线矗立在上面。

郦云平指着那高高的天线对记者说,一般来说,飞机的航线是固定的,但它需要导航信号。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,就是通过它发出的电波指引。我们的工作就是24小时发射精确信号给飞机 。

值班楼修建在山脚,机房与值班楼由一条盘山小道相连。记者跟着郦云平走到机房旁,他打开机房的门,“这就是导航台的‘心脏’,24小时不能停,由它将导航台的所有信息传到值班室;边上的这个是发电机,一旦停电要即刻自行发电,所以我们仨,24小时吃住在值班室,24小时待命,一步也不敢离开。”日复一日,就这样枯坐深山,守着一台机器,郦云平自嘲道:寂寞得“想跟空气说话”。

山区条件差,早几年,郦云平最担心的是冷不丁停电,有时候一周要停好几次,除了导航机组的安全运行,时刻准备发电,成为当时的主要工作之一。

“平日里,只要机器出现故障,发出警报声,必须第一时间往山上铁塔上跑,把它修好。我身体好的时候,10几分钟就能到,现在得要30分钟了。”郦云平说。

这就是郦云平和两个同事的日常工作状态。

在一旁的陈多多介绍说:“我们仨,小郦的文化程度最高,技术也最好。他是学电机出身,对台站柴油发电机工作原理非常了解,每次遇到故障总是他自己动手修理。20年来,我们两个台的发电机从没有请外人修过。”

按照原理,机房设备要经过高温和低温的测试。20102月的一天,天气异常寒冷,呵气成冰。凌晨四五点,郦云平爬上青峰顶,打开机房大门,关闭机房空调,进行低温试验。山顶冰天雪地,北风刺骨,因机房空间小,降温很慢,他连续在冷风中工作4个小时,顺利完成了设备低温敏感问题确认。

南方夏天多雷暴雨天,还多台风,碰到恶劣天气或突发状况,考验的不是导航台,而是导航台的工作人员。

郦云平对记者说,“云娜”台风那次,太惊险了,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那天深夜狂风骤雨。受强台风影响,导航台围墙外一棵大树突然被吹倒,导致导航台铁塔拉绳断裂,铁塔上部歪斜,并随大风摇晃。郦云平知道,如果铁塔倒下,会造成机房受损,导航信号中断,后果不堪设想。“绝不能让导航信号中断!”狂风暴雨中,郦云平和同事爬上铁塔,紧急修理,确保铁塔稳固,保证了设备的正常运行。

其实,这样的事情在郦云平的职业生涯中很普通。

“郦云平在导航台工作20年,这20年里导航台发出的信号没有中断过1秒钟。”浙江空管分局党委书记鲁彦说。

“我愿意在岗位上倒下”

就在郦云平调入空管局之后的2009年,上级要求云和再建一座“有方向信标”的导航台,在新台站建设中,从选址、设计、土建、安装、调试及校飞等,郦云平全过程参与,并投入其中。

新台站位于山凹里,进出没有路,要翻越60米的山坡才能进入,途中要经过一处山林地。一开始林权所有者坚决不同意修建公路,为修建进站6公里长的公路,郦云平天天到这户人家里“拉家常”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最终这户人家被真情感动,同意修建。

进站公路打通后,又一道难题摆在郦云平面前:导航台重要设施信号天线需要架设在360米的山顶上,山下到山顶还是没路,建材和设施怎么才能运到山上?毛驴起了作用,两头毛驴每天上下山12次,硬是把所有设备“驮”上去了,确保了工期。

新台刚修建完,老台又需要重建。那时候,郦云平每天需要协调和解决大量繁琐的事情,“施工进度、质量要协调要紧盯,周边村民居民也要协调,设备安装更是马虎不得,一切都是我们仨亲历亲为。比如导入设备里所有线路的线头,50根天线,一根天线4个节头,几百个线路接头,都自己做,质量绝对保证。并且松紧程度,都要心里有数,包给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呢!”

20158月,郦云平不幸被查出患上肺癌,40多次的放疗和6次化疗使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,剧烈的咳嗽经常让他在夜里无法入眠。分局领导来看望他,反复叮嘱他安心养病,但郦云平却不愿意离开岗位。

还处在化疗之中的郦云平,往返杭州、云和之间,参加20161月云和DVOR/DME台及NDB台校验飞行工作,并顺利完成任务。

考虑到台站专业人手紧缺,在出院后第二天他就赶到台里上班。

郦云平说,刚查出时,我心里接受不了,大哭了一场。人生就像一列火车,谁都要下车,如果哪天我提前下车也只是早点找个好“位置”而已。所以我还要快乐生活,积极工作,万一哪天倒下,我也要倒在岗位上!

编辑标注

空管导航,郦云平的工作内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既陌生,又神秘。我们都知道,在地面上时,人们能够通过肉眼记住各种地标,准确识路和辨别方向。而一旦到了天空上,那可是没有任何标志物,一望无际的。这时候,飞机飞行只能是通过地面的精确导航,由地面上的工作人员在看到飞机和航线情况后,对飞机发出各种信号进行指挥。

可以说,郦云平们就是飞机的“眼睛”。

由于工作性质特殊,飞机在飞行中没办法停留,所以郦云平必须24小时守在机房,随时待命,因为“导航信号中断,后果不堪设想”。

由于技术要求,导航台必须架设在电磁干扰少的、远离居民区的高山,所以郦云平枯坐深山,日复一日,寂寞得“想跟空气说话”。

20年,郦云平驻扎在远离居民区的浙西南云和山区,只为做好做一件事——当好飞机的“眼睛”,确保每一架航班顺利飞行。

他已经将工作视为自身的责任,将坚守视为极致的追求。

(转自工人日报)

 

 

© 2017 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学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Yoncc